• 时间:
  • 浏览:290
  • 来源:MIP建站系统

媒体:李国庆俞渝再次开撕 当当哭了京东笑了

(原标题:红星资本局|李国庆率4大汉抢公章“夺权” ,俞渝报警, 当当哭了,京东笑了)

李国庆,一个重新定义了“傻白甜”的男人,今天又站上了互联网的C位。

李国庆 图据IC Photo

4月26日,李国庆上演了“老板重夺股权,老板娘被扫地出门”的戏码。有消息称,李国庆带领4个大汉去当当夺回公章,并宣布全面接管当当。

据网友晒出的《李国庆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显示,李国庆已于2020年4月24日依法行开临时股东会,并作出决议,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俞渝无权在当当公司行使任何职权。

不过,随后当当网又迅速发布声明,称公章、财务章、财务部门章即日作废。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10年前,当当还在和京东图书势均力敌地打价格战。到2019年,根据Analysys易观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2季度,当当的市场份额已不足京东的2%。“当当哭了,京东笑了”,不少网友评价。

李国庆和俞渝的“夫妻店”,为何经营到了如今的地步?

“硬抢”公章

李国庆成立的董事会有无法律效力?

4月26日,有消息称李国庆带领4个大汉去当当夺回公章,并宣布全面接管当当。

据网友晒出的《李国庆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显示,李国庆已于2020年4月24日依法召开临时股东会,并作出决议,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俞渝无权在当当公司行使任何职权。

据新京报报道,李国庆就此事回复称,“接管当当,太忙了,不接受采访。”

随后,实控人为俞渝的当当网发布声明,称李国庆伙同5人,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目前已经报警。公章、财务章、财务部门章即日作废。

此前,李国庆和俞渝夫妇曾因当当网的管理权以及私人生活等问题在社交媒体面前公开互撕,李国庆曾在媒体采访时摔杯控诉,俞渝也曝出李国庆私人生活里的猛料。

图据IC Photo

当时,李国庆一度退避到由他创建的其他品牌――早晚读书。现在,李国庆试图再抢回当当的掌管权。不过,李国庆和俞渝两人各持一套说辞,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上述《告全体员工书》显示:

李国庆于4月24日依法召开临时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公司依法成立董事会。由李国庆、俞渝、潘跃新、张巍、陈立均担任董事,同时通过新的《公司章程》。同日,公司依法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李国庆先生为董事长与总经理。

那么,李国庆所成立的董事会以及作出的决议是否有效?

就此,红星新闻记者咨询了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董毅智,对方表示,由于当当网已经退市,现在属于私人企业,关于股东会的召集和董事会的形式,都没有公开披露。

“现在李国庆到底持有多少股份?按照原来的陈述是不够(支撑他做这件事)的,而且他们俩正在进行离婚诉讼,现在外界也不清楚涉及到股权的部分是否分割好了。”董毅智称。

据李国庆此前称,当当在美国上市的时候,他持股27.5%,俞渝5%。在当当私有化后,他和俞渝平分了股份。随后,二人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但俞渝后来代持了儿子的股权。

4月26日,根据天眼查显示,俞渝最终持股64.2%,李国庆27.5%。

李国庆和俞渝两人的离婚案于2019年11月底在北京开庭,目前尚未公布判决结果。

董毅智称,“现在诉讼程序应该还没有走完,所以股权也无法说清。李国庆的行为在法律上到底有多大意义,现在我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判断。”

“互撕”经过

从“我是傻白甜”到“我要抓破你的脸”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从2018年12月,李国庆和妻子俞渝就多次上演“互撕”戏码,频频站上互联网舆论C位。

彼时,李国庆在个人微博上点评社会事件后第二天,当当官微就发文谴责李国庆,并称李国庆已从管理层、决策层离开了一段时间,要求他个人微信号删除当当logo。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发表《离开当当创办书友会的公开信》,表示自己正式辞职,愉快“出走”,开始全新的行程,重新创业。同时,当当公告,李国庆离职后,俞渝将兼任董事长与CEO,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7月,李国庆接受海克财经专访时讲述了被俞渝“逼宫”的内幕,称自己就是一个“傻白甜”,引发业内议论。

9月,李国庆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再次谈到被俞渝逼宫,怒称“我不能原谅她”,并一怒之下摔了水杯。据腾讯深网采访李国庆的主持人李奕希回忆,“在采访中聊到当当的很多时候,他的回答近乎艰难和哽咽,泛红的眼眶里闪烁着不知是愤怒的情绪还是心痛的泪光。”

10月11日,李国庆在微博称已和俞渝分居。“从去年1月15日我接到俞渝的逼宫信,我就通知俞渝就此分居。这一年来我创办了‘早晚读书’,开启了我事业的第三春。”

10月12日,李国庆在微博就“摔杯”一事发布道歉,“接受采访前我也没有想到会有摔杯子的那一刻,吓到主持人,在这里说句抱歉。”

10月23日,俞渝以 “李国庆我要抓破你的脸”开头发文, 在朋友圈“手撕”李国庆,称他从家中拿走1.3亿元现金,并非净身出户,并指出李国庆联合公关操纵媒体,每件事都在撒谎,还爆出李国庆私生活混乱等“猛料”。

随后,李国庆发布微博称向法院起诉离婚,但妻子俞渝不同意,称“玩财务玩股权我玩不过你,但你若要以此为由拖延时间妄图趁机转移共同资产,我也决不会再忍让。”

10月29日,李国庆和俞渝的离婚案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那天,李国庆看起来心情不错,跟现场的媒体聊了很久,甚至笑着对媒体说出“我也需要‘新’生活”这样的私密话题。而俞渝则从始至终没有现身。

随后,李国庆频频接受各大媒体的采访,甚至参加综艺节目,不仅称自己为“傻白甜”,还吐槽俞渝“不给我洗袜子”。

今天,李国庆又闯入当当上演“老板重夺股权,老板娘被扫地出门”的戏码,再次成为今天互联网的第一热点。

当当往事

成也夫妻店,败也夫妻店

最早,俞渝和李国庆一起创办当当,被认为是“夫妻店”的经营典范。

图据IC Photo

追溯到1996年,31岁的俞渝已在美国打拼多年,美国媒体把这个表现极为出色的华尔街金融精英形容成“推土机一样的女人”。

李国庆就出现在那一年。

当时,比俞渝年长1岁的李国庆已经创办了“北京科文经贸总公司”,任总经理、总裁,对国内图书行业的各个环节有了了解并获得了创业之初的第一桶金,加之又有北京大学的名校光环加持,是个闪光的年轻人。认识不到3个月,他们就闪婚了。

1999年,俞渝回国。同年,互联网的“龙卷风”也刚从美国涌入国内。那一年,马云创办了阿里巴巴,张朝阳的搜狐也刚刚创办1年。那时,互联网购物对全中国来说都是新鲜事物,比起前述的互联网创业者,李国庆和俞渝聚焦网购图书这一细分领域,创立了当当网。

李国庆当CEO,俞渝当董事长。

2010年12月8日,当当迎来了高光时刻,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首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

但,硬币是有两面的。

随后的3年,为了和京东打价格战,当当连年亏损。2014年,上市仅3年的当当,股价跌破了发行价。

随后,因为不想交出公司的控制权,当当错过了与腾讯的合作,而竞争对手京东却接入了微信的导流接口。2016年9月,当当以5.56亿美元的市值进行了私有化退市,市值不足2010年上市时的四分之一。

关于当当的退市,俞渝曾表示,“我哭着坚持做完私有化,(是)避免像聚美、唯品一样继续跌。”

如今,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9年第2季度》数据显示,天猫成交总额占据市场份额的62.4%,排名第一。京东市场份额为25.6%,排名第二。而当当的市场份额占比只有0.4%。

实际上,从当当网创办到市场份额不足1%,在这个过程中,不论是外界,还是李国庆、俞渝双方都曾感叹过“夫妻店”这一模式的弊端。

在当当,俞渝是董事长,李国庆是CEO。决策由谁来下?是私事还是公事?

公开报道中俞渝曾表示,“假如有选择,绝不会和老公一起创业。”李国庆也曾吐槽俞渝越界,不按议事规则办事,“我们老一直平行地打,联合总裁,我有时候急了就在总裁办说,你就是CFO,摆正自己。她说好吧。”

在离婚案开庭现场,李国庆说,和俞渝主要是经营的分歧,而经营的分歧产生了感情的伤害。

京东笑了

当当从势均力敌到市场份额不足前者2%

李国庆多次公开发布声明和俞渝硬“刚”,他的目的是什么?

2019年10月29日,在离婚庭审当天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讲明,他的诉求是“离婚”和“平分股权”。

李国庆夫妇的家庭财富状况如何?

2018年4月11日晚,海航科技(600751,SH)曾发布公告,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当当网100%股权,初步作价75亿元。根据这个估值来衡量李国庆、俞渝夫妇二人的财富,大约是69亿左右。

夫妻俩目前的持股比例又如何?

李国庆说,当当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管理层的占股是32%,其中他27.5%,俞渝5%。后来,当当私有化,他和俞渝平分了股份。随后,二人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但俞渝后来代持了儿子的股权。

4月26日,根据天眼查信息,俞渝最终持股64.2%,李国庆27.5%。从27.5%的股权到和俞渝五五平分,李国庆想要争的这部分股权,市值约在13.8亿元。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不少网友开始讨论起当当的老对手京东图书。10年前,当当网还曾和京东图书势均力敌地打价格战――

2010年,当当上市的那一年,京东物流也完成了战略布局。随后的11月,挖来了亚马逊分管图书的副总裁石涛并开通了京东商城图书频道,由石涛担任采销副总裁,对当当网展开了“全面进攻”。

而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打“价格战”。从上线开始,京东图书就宣布“所有图书都比当当网便宜20%”。

价格战开始后,以3C电子产品为利润点的京东虽然在图书上不盈利,但却靠着3C的利润得以弥补。而随后的当当即便也开始做电子产品,在物流等方面却已赶不上京东的进度。连连亏损的当当便一路走上了下坡路。根据上文Analysys易观的数据,2019年第2季度,当当的市场份额已经不足京东的2%。

李国庆和俞渝因为“夫妻店”而“互撕”的当下,不少网友评价,“当当乱了,京东笑了”。而这家“夫妻店”接下来将要走向何处?也已经成了当下互联网最想吃的“瓜”。

延伸阅读 李国庆:当当工作需要使用印章,尽管和我联系 李国庆爆与儿子聊天记录:估计俞渝只能听进你的话 李国庆:没有当当公司公章的声明 均不能代表公司 王宁 本文来源:红星新闻 责任编辑:王宁_NB12468